古典舞能否少点失恋的古代小鲜肉?

评委们在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古典舞评奖的作品中看到优秀的人文品格和浩然正气的能量,但在令人欣喜的成长背后,依然有“新患旧疾”困惑着舞蹈界。
舞人
  • 人民舞蹈家

    贾作光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话,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人民”。很多与贾作光有过密切交往的人,大概都会记得,他经常谈起的,就是解放初期,在深入民间采风时,为了艺术创作,常常翻山越岭,“拽着马尾巴爬山,累得不行,甚至一边走在路上一边都会打盹”。
  • 从《扇舞丹青》到戏舞《青衣》

    打破“身体固有运动模式”,是王亚彬从《扇舞丹青》到戏舞《青衣》的必由之径。可以说,整个“第五季”她都在努力“打破”,她为这种“努力”取名为《生长》。
舞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