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帐号: 密码:
English日本語简体繁体

妙趣横生 丰满有力——大型交响诗《鲁迅》观后

时间:2017年10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傅显舟
  ◎ 作曲家抓住鲁迅笔下一个个闪光的人物与作品去诠释鲁迅,自然妙趣横生、丰满有力,彰显出新世纪传统技法书写中国题材交响乐的巨大魅力。     国庆前夕,由鲁迅文化基金会、浙江交响乐团委约创作的大型交响诗《鲁迅》全球首演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进行,作曲叶小钢,指挥吕嘉。   指挥棒起,弦乐涌出,铜管渐强、木管幽深;鼓声渐起,管乐嘶鸣。音响庄严进行,又转入戏谑旋律,乡间社戏开场。交响诗有一个长长的序,随后开讲鲁迅笔下故事。   男中音刘嵩虎开口是《闰土》,唱的是“蔚蓝的天空,金黄的圆月”,闰土手提钢叉,海边夏天捉猹,冬天雪地捉鸟的故事。正好是小学课本《闰土》中内容,令人倍感亲切。低男中音沈洋出台,唱的是《阿Q》,开口是“我阿贵,哈哈!赵太爷是本家,我们先前比你阔得多!赵太爷说我哪里配姓赵,跳过来,给了我一个嘴巴”。沈洋又唱又演,活脱脱一个音乐厅里的阿Q。歌词也是小说中的内容。沈洋演绎得有声有色,字句处理才华横溢。“我手执钢鞭将你打”每次出口绘声绘色,宛如看一台《阿Q正传》的独角大戏。唱到阿Q押解刑场,说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的“汉”没出口,音乐戛然而止,空气凝结。阿Q人头落地,令观众暗暗叫绝。   接下来出场的人物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那是女中音朱慧玲,声音悲苦,扮相准确,越腔越调,唱的是“我真傻”,悲情悲声,又是一幅活生生的祥林嫂画面,令观众深表同情!   三位鲁迅笔下经典人物唱完歌演完戏下台,再上台的是濮存昕的配乐朗诵《野草》。说的是“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是诗歌《野草》的内容。濮存昕语声铿锵,节奏精准,表演老道,很快把握住现场局面与情绪,让观众从听歌到专注于听“说话”。乐队逐渐激动起来,烘托表演抑扬顿挫的语声,恰到好处的停顿,指挥棒下,乐队与朗诵配合十分默契。   接下来是鲁迅小说《铸剑》的三人表演。沈洋扮大王、刘嵩虎饰眉间尺、男高音石倚洁演黑衣人。眉间尺唱到“我天下第一、世上无二的铸剑名工”,要去杀掉大王替父亲报仇。有黑衣人出现,要了眉间尺人头与宝剑去见大王。音乐紧锣密鼓进行,大王被诱到鼎前砍了头,在鼎中与眉间尺咬成一团。黑衣人再把自己人头砍了进去,二比一咬楚王,咬成一团。三人重唱,紧张激烈。歌声中三人撕咬、面目全非,分不出大王小鬼,只好收埋一起。音乐戛然而止,三人突然哈哈大笑,效果非凡。   接下来的《两地书》由女高音王威饰许广平,石倚洁演鲁迅。唱的是你来我往,思想交流的原词。与前几章节的悲苦激烈与阴森杀气形成鲜明对比,音乐抒情气氛浓烈,动听动情。“两心知”的尾句歌词两位歌手超级发挥,同腔同调高音直窜大剧院屋顶,声震雷霆。尾声乐章《魂》起始激烈,中段舒展,再现《闰土》抒情主题。音乐本该到此结束。然而,诙谐音调再现,勃勃有力、前行势不可挡,骤停,可谓余音绕梁。   《鲁迅》交响诗表演一流,不知主办方如何招呼出这支奇才队伍。从指挥吕嘉到濮存昕、石倚洁、沈洋、刘嵩虎、王威、朱慧玲,主要演员没有一个示弱的。吕嘉指挥下的一个省级乐团演奏水平发挥超常,音响涨落有致,充满表情、充满细节、充满惊奇、充满戏剧。半月来,我两次观看聆听这个团的演出,印象深刻,其表现不逊于京沪任何一流乐团。那台上许多令人叫绝的表演处理,已弄不清楚是作曲、指挥还是演员自己的主意。总之,吕嘉棒下,演员个个卖力,形声兼备、有情有戏。   沈洋与石倚洁现场表现尤其出色。唱歌有实力、有人物,有处理。沈洋歌声下的阿Q、楚王,石倚洁歌声中的黑衣人、鲁迅呼之欲出,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让观众感受到优秀演员歌声塑造文学人物形象的魅力。   交响诗《鲁迅》作曲家叶小钢别出心裁,把鲁迅笔下“闰土、阿Q、祥林嫂”等人物放在一起,把戏剧《铸剑》、诗歌《野草》、书信《两地书》连接一起,构成形式自由的交响诗模式,其实已包含多数大众最熟悉的鲁迅文学人物与思想情感内容。可以说是鲁迅文学的一次大型传播普及音乐会,重要作品兼收并蓄。让观众在音乐厅重温鲁迅,感受音乐诠释文学的巨大威力。   事实上,这部交响诗分解开来,的确有一段段歌剧折子戏或者清唱剧,作成歌剧清唱剧、交响清唱剧也是未尝不可的。作曲家抓住鲁迅笔下一个个闪光的人物与作品去诠释鲁迅,自然妙趣横生、丰满有力,彰显出新世纪传统技法书写中国题材交响乐的巨大魅力。要说挑点什么缺点,“序”嫌“长”且略“散”一些,《闰土》开始还可以更吸引人。当然,作品赏析,见仁见智,作为以鲁迅文学为题材的大型音乐作品,交响诗《鲁迅》是佳作一部肯定无疑。 

(编辑:胡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