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娱乐app>新闻>动态原创

解码大女主传奇剧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
  在偶像剧创作过程中,坚持向善的价值核心,最终让人们通过娱乐,接收到追求向善向上的价值观,这也是大众文化创作应该坚持的。从上至下为:电视剧《楚乔传》《醉玲珑》《芈月传》剧照 大女主剧的流行与文化逻辑 刘小波   近几年的电视屏幕上,大女主剧逐渐流行起来,尤其是今年,可谓该类型电视剧的井喷期。《楚乔传》《醉玲珑》《欢乐颂2》《我的前半生》等火爆剧都是此种类型。所谓的大女主剧,总体来说就是和传统的电视剧围绕男性主人公或者男女主角展开叙述不同,这些剧的主角只是女性人物。这些女性人物有着强大的光环,有着异乎常人的禀赋,能够自主处理各种困境,有些女主角还肩负起了拯救同伴和人类的使命,成为新的红颜英雄。这完全扭转了女性依附男性、女性属于弱势的传统观念。   红颜英雄集中出场   在传统的古装电视剧中,往往是以男性为中心展开的,女性往往处于配角地位。中国电视剧长盛不衰的宫廷剧虽然有女性争斗,但总体故事还是围绕男性争权夺位、征战沙场展开,女性的争斗也不过是为了争宠。近几年,电视剧的故事结构有所反转,女性往往成为中心,形成“大女主剧”。从《甄嬛传》《花千骨》《大汉贤后卫子夫》《武媚娘传奇》《芈月传》《女医明妃传》《锦绣未央》,到近期的《楚乔传》《醉玲珑》,以及其他的如《如懿传》《那年花开月正圆》《赢天下》《扶摇皇后》《丽姬传》《将军在上》《独步天下》《凤凰无双》《独孤传奇》《蔓蔓青萝》《凤求凰》《凰权》等数十部在各大卫视轮番播出的剧,都是此种类型。在这些大女主剧中,女性地位发生了结构性的改变,不但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还能肩负起拯救全人类的使命。这些女主人公往往被塑造成了红颜英雄,这与传统的“自古红颜多薄命”“男主外、女主内”等观点完全不同。   在《楚乔传》中,女主角楚乔从在狼群中拯救自己的同伴开始,就已经显示出一种另类气质,之后楚乔在战乱时代协助燕北王建立其新政权,并在此过程中守护自己的信仰和爱情。有论者将楚乔的英雄事迹归结为“自强自立、突破世俗偏见、实现自我价值的精神内涵,熔铸成一种燃情励志的楚乔精神”。《醉玲珑》的故事与《楚乔传》如出一辙,冥衣楼继承者凤卿尘隐藏对元凌的深情,以冥衣楼楼主身份暗中辅佐元凌。元凌最终登上帝位,建立了大好太平盛世。   除了古装剧,当代都市题材剧也有同样的表现,虽然这些女性并不是拯救人类的英雄,但是她们往往是自己的英雄,主宰自己的命运。在《欢乐颂》中,几位女主人公凭借自己的打拼以及同伴之间的相互帮助,过上了自己理想的生活,男性完全沦为陪衬。在《我的前半生》中,子君被丈夫抛弃之后,在别人的帮助下走向职场,一步步打拼最终收获了事业和爱情,这样的桥段再一次证明这些大女主剧的核心逻辑:女人才是自己命运的真正掌控者。这与传统的“守婚者”“婚姻保卫者”“男性依附者”形象完全不同了。   除了电视剧,电影、文学作品、流行歌曲等艺术门类都有相应的“大女主”形象。女主们不再仅仅满足于传统的人物设定,而是独当一面,折射出当代女性独立自主、刚强坚毅的形象嬗变。对传统的颠覆、对历史的改写让大女主火爆荧屏,建构起一种新的故事形态和审美结构。红颜英雄称霸荧屏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是大众审美的转型,女性美由阴柔转向阳刚,“女汉子”被推崇,性别模糊,中性美开始流行。第二是受众定位的考虑,电视观众如今以女性居多,不得不迎合这些群体的口味。三是符号的替代满足,让女性欲望得到释放和满足。   消费与女性主义电视剧   大女主剧易于陷入一种消费主义的陷阱,女性以及女性主义仍是娱乐化的影视产品的卖点,受众也主要以娱乐消遣的姿态介入。   大女主剧的扎堆,是女性观众的需求也是创作跟风的注脚,是女性主义染指消费主义的结果,更是当下影视剧唯商业逻辑的必然结局。在急功近利的时代,电视剧对前文本实施无节制的开发,并不是可持续发展,而是无节制的开采,最终将很快将前文本优势耗散掉。仅从技术层面讲,当下国产电视剧仍是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广告植入的无节制,摄制制作的匆忙,奉行趁热打铁的原则,对热门IP进行肆无忌惮的炒作,某一种获益的产品一定能引来跟风,当某部剧一枝独秀之后,很多同类紧随其后,不无夸张地说,这些创作者对老的套路乐此不疲,仍然是对热门IP的过度开发,这是国产电视剧市场的窘境。   当代的媒介文化具有三个特征和价值维度,分别是作为“娱乐”的媒介文化、作为“消费”的媒介文化和作为“意义”的媒介文化。因此一部成功的电视剧需要同时满足这三个维度的要求,既要有娱乐精神,满足观众的消费需求,同时需要深度意义的介入,不断重复的模式注定不是长久之计。反观这些大女主剧,往往以消费为中心,以过度娱乐的方式削平了深度意义,其立足的女性主义也难以幸免。   女性题材的反思   女性为中心题材电视剧的出现和流行隐喻了女性的地位。由于当前女性经济地位的上升,在职场中工作能力不输于男性,女性独立自主的新形象被建构起来。女性主义针对男女不平等而提出,如今走向另一种不平等。这样的发展趋势导致了一般观众反而无法接受正常的电视剧了。近期播出的《我的前半生》争议不断,从小说到电视剧本身火爆的直接原因是来自于它所对话的社会现实,很多现实书写都刺中了社会中大多数人的神经。这部剧也滑向大女主的范畴。   一直以来,亚美娱乐对女性命运都十分关注,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反乌托邦小说《使女的故事》以及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以极端荒谬的方式对女性命运进行思考,并流露出对女性命运一定程度的担忧。《使女的故事》中让人不寒而栗的故事情节极为荒诞,可其中隐含的担忧确实是人类真正要面对的。反观中国目前这些大女主的影视作品,仅仅刻意凸显女性新的价值和地位,却忘记了女性真正面临的挑战和危机。   【专家观点】楚乔传的传播密码   传奇叙事是跟观众的良性互动   饶曙光(中国影协秘书长、中国电影电视评论学会会长)   在面对好莱坞的时候,无论是我们影视剧的制作体量还是明星的知名度,都无法跟好莱坞抗衡,但是我们通过这种传奇化叙事,迅速建立了与本土观众的一种良性互动关系,迅速赢得了观众和市场。比如《楚乔传》把传奇叙事发挥到了极致,而且在这种极致化的叙事当中,还较好控制了叙事的节奏和叙事的转变,整个叙事板块间任务关系的切换非常自然,能够让观众有代入感,能够让观众产生认同,能够让观众跟着剧情、跟着人物的情绪走。   当然这部电视剧还引入了一点神秘元素,包括气功、人物的身世,也让这个影片的打戏具有叙事和情感的基础。现在很多影视剧的动作戏,就动作本身来讲是非常好看的,但是没有叙事的铺垫、没有情感的支撑,就无法让观众代入,无法让观众产生情感认同。   同时,像这种带有历史传奇色彩的电视剧,虽然不是历史正剧,但是会对人们的历史观产生重要影响,如果一部传奇剧,对历史、对未来、对人生都产生黑暗和绝望影响的话,那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在偶像剧创作过程中,坚持向善的价值核心,最终让人们通过娱乐,接收到追求向善向上的这种价值观,这也是大众文化创作应该坚持的。     “四大传”背后的现代想象   赵 彤(中国视协研究部主任)   我把《楚乔传》和《甄嬛传》《芈月传》以及将要播出的《如懿传》称为“四大传”。这“四大传”反映了一个现象:古装历史题材电视剧与史学观的关系。   这四部剧的主角都是女性,《楚乔传》实际上就是一个女性从小草最后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无论是战争背景下,还是和平世道里,主人公都处在一个居心叵测的人情世态的环境中,都塑造了貌美而腹黑的角色,都包裹在一种有古装但无古史的叙事情境,这是很有思考价值的。   这“四大传”的持续火热的背后,从服装到人物关系都是一种社会心态的共鸣,“四大传”都是身着古装的当代文化现象。《楚乔传》的人物服装,有很多翻领的,基本上有点类似于现在的西装了,穿的裙子跟现代的风衣也差不多。我们老说家国一体,这个说法最原初的概念中,国是天子之国,家是诸侯之家,而我们普通老百姓不在这个范围内,普通老百姓是户、口。《楚乔传》里,开头的戏,几大公子和那些被捕猎的少女,其实就是古代的家、国、户的关系。《楚乔传》女主角都是从底层之家进入朝堂,我特别注意到这部剧开头四大公子已经越过了王妃、公主、小姐这个层面,直接接触柴房婢女阶层,中间缺少王妃等女性群体阶层,而这种人物设置已经隐含了当代年轻创作者、观众对古代史的某种现代性的想象。   周播剧在中国能生产优质产品   尹 鸿(清华大学教授)   《楚乔传》再次证明,周播剧在中国还是可以做好的。周播剧在中国说了很多年,但是很难出优质产品。众所周知,欧美国家的电视剧基本都是周播,中国长期形成了每天海量电视剧播出的习惯。周播剧在一定程度上不仅改变了收视习惯,而且因为是一周一集的形式,观众对质量、制作的要求更高。作为周播剧,《楚乔传》能得到这么高的收视率,说明它的制作水平和观众的接受程度,比日播剧要高很多。周播剧的黏度是要靠质量的。   这个剧是大IP改编的偶像剧,虽然还有很多挑剔的观众发现,抠像不那么贴切,演员打斗戏后的脸上太干净以至于不符合现实逻辑。但总体上来讲,《楚乔传》在制作上是非常讲究的。我认真看了一下镜头,那么多运动镜头,使用了那么多辅助的拍摄手段,而且镜头数量之多,远远超出常规的日播剧,服装、化妆、道具非常精致。   过去老说青春偶像剧会出现白富美、高富帅价值观的过度渲染,但是楚乔是奴隶出身,喜欢她的几个男士都身份显赫,但这部作品没有渲染女方贪图男方的身份地位。《楚乔传》既体现天下一统的政治观,同时又尊重每个人的生命的价值观,把人权、人道的观念,跟王道、霸道的观念结合在一起,这是网络文学带给我们的新视野。   作为周播剧,《楚乔传》还有值得完善的地方,事件的集中度可以增强一些,人跟人的关系可以渲染得多一些,人物之间的黏度加强一些,关联度更细致一些。   【记者观察】现代意识的IP改编与出海 中国艺术报记者 张成   湖南卫视播出的《楚乔传》日前以全国网平均收视1.97%的成绩落下帷幕,刷新了周播剧收视纪录,网播量达到420亿次。《楚乔传》中关注人性、女性独立等现代意识受到了专家学者的肯定,同时《楚乔传》因为上述现代意识,在海外也受到欢迎,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   对于420亿次播放量,亚美娱乐评论家李星文认为,以往网络播放量计算标准太混乱,现在业内有公司制定明确标准,剧集电影综艺等内容的播放量,仅包含正片和高相关度卡段的播放量,而不包含其他。《楚乔传》去掉那些预告片等各种综合点击量之后,真正在网络上的观众大约是6000万到1亿人次的规模。在海外,《楚乔传》在YouTube平台上,从开播持续至今,已有50万网友参与分享。到发稿为止,根据YouTube的有效播放次数统计达2.3亿次。Google搜索英文译名Princess Agents达到4230万,现有英语字幕、波斯语字幕、印度尼西亚语字幕、马来语字幕,日本还有日语翻译、剧评和追剧课程表等等。国外观众对《楚乔传》的追捧可见一斑。   从之前电视剧《甄嬛传》以迷你剧的形式在美国播出,到去年末在网上开始热议的中国网络文学成功出海,到电视剧《楚乔传》在海外受关注,可以看做一脉相承的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案例。以《楚乔传》来说,这是一部明显女性向的IP,讲述了天下战乱的大环境下,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奴楚乔,不断奋斗觉醒的过程中经历了关于守护、背叛、信仰、爱情的故事。而这种故事形态对绝大多数有过好莱坞影视作品观赏习惯的观众来说,并不陌生。   在这部剧里,并没有难以理解的人生观、世界观,对于对中国文明感兴趣的外国观众来说,其现代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层面可以无缝对接,楚乔这个人虽然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但是她是推动历史前进、历史进步的一个人,她在力争废奴。“废奴”不管是在美国亚美娱乐史中,还是在世界通约的价值观里,都是一个被反复表述的话题,一个可以迅速达成共识的命题。在火遍全球的美剧《权力的游戏》中,女主角丹尼丽斯·塔格利安也发动了一次废奴的运动。而《楚乔传》在这点上是与之类似的。此外还有对女性前所未有的自强、成长、励志的叙述以及剧中楚乔的爱情观念,在爱情的选择上,她有价值观的坚守和人格的独立性,这些都是现代意识的体现。   同时,《楚乔传》的制作精美,在特效制作层面上,虽然与《权力的游戏》这些顶级投资规模的剧还有很大差距,但是相比于《血与沙》等层面的美剧,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因为自带的东方神秘色彩的光环,成功打入海外市场也就不难理解了。   同时,从生态位法则来看,尽管以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剧已经代表了业内的最高制作水准,同时也在全球范围内俘获了大批粉丝拥趸,但是在东亚、东南亚文化圈内,美剧还没有获得压倒性的优势,比如近两年声名鹊起的美国网飞联手日本的制作团队和播出平台制作播出了一批口碑收视上佳的电视剧,专门针对日本观众,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好莱坞的资本想要拿下东亚的剧场,还是得靠本土原生的内容。在这个生态位上,中国传奇剧的IP储备及其在东南亚地区的广泛受众,资本规模、生产能力以及制作水准还是独一无二的。在近日湖南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中餐厅》中,赵薇在泰国被当地游客认出是《还珠格格》的主演,这个剧距离首播已近20年,可以说是影响了一代海外观众也不为过,女性向的《楚乔传》这次出海可以看做是古装剧出海的延续。   男性向的网文IP相较而言同样具有出海的可能性,男性向IP在国外,尤其是在北美这样的强势文化中的受众更广,尤其是男性向IP构筑的完整的宏大体系与世界观深深吸引了其读者,不管是《阿凡达》还是《黑客帝国》等都不讳言从日本动漫中取经,与之类似的中国IP要么被海外资本直接拍摄或翻拍,要么参与中国制作,这都是可预期的。可以说,能够整合上述几点生产元素的大剧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电视剧出海的拳头产品。
会员服务